<acronym id='y4825'><em id='y4825'></em><td id='y4825'><div id='y4825'></div></td></acronym><address id='y4825'><big id='y4825'><big id='y4825'></big><legend id='y4825'></legend></big></address>
  • <tr id='y4825'><strong id='y4825'></strong><small id='y4825'></small><button id='y4825'></button><li id='y4825'><noscript id='y4825'><big id='y4825'></big><dt id='y4825'></dt></noscript></li></tr><ol id='y4825'><table id='y4825'><blockquote id='y4825'><tbody id='y482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4825'></u><kbd id='y4825'><kbd id='y4825'></kbd></kbd>
    1. <i id='y4825'></i>
    2. <dl id='y4825'></dl>

      <code id='y4825'><strong id='y4825'></strong></code>

        <i id='y4825'><div id='y4825'><ins id='y4825'></ins></div></i>
        <ins id='y4825'></ins>

          <fieldset id='y4825'></fieldset>

          <span id='y4825'></span>

            初黑白雙絲夏

            • 时间:
            • 浏览:36

            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未提筆瞭,浮華之下的一顆心臟在名利的驅動下變得躁動不安,慶幸的是,當微涼的筆鋒劈開塵封的光陰,當黑色的筆跡暈開在泛黃的紙頁上,仿佛經歷千山萬水終究久別重逢,有一絲絲熟悉的竊喜,以及觸動。

            此際正值初夏,天色向晚,微風從遠方拂來,霎時之間,窗畔的簾幕便起伏似海水波動。打開珍藏美女和帥哥一起多年的音樂,熟悉的曲風劉德海去世或是婉約或是纏綿或是灑脫,每一個跳動的音符都如同變幻多端的精靈,溫柔,靈動,帶來難以言說的驚喜。

            就像是清晨在薄霧籠罩的竹林間漫無目的的行走卻與一朵花不期而遇,就像是陰沉的天氣在高樓之上忽然看見成千上百暗黑系暖婚朵雨傘一齊在雨水中綻放,就像是在陽光之下偶一抬頭便看見那人的笑臉以及額前幾縷細碎的黑發。

            不曾忘記,亦不能忘記,初夏,就像是十七歲少女的臉。

            輕風吻過露水和刀刃,蓮,亦著一身紅妝,赴一場宿世情深。

            或許這該是一個悼念的季節,我開始悼念逝去的花開,以及明艷的嫵媚的春,並為此感到後悔不已。

            如同一個荒誕的謊言,我想起我曾經在雙十年華裡去鴛鴦戲床惋惜錯過豆蔻年華。

            然而初夏也有自己的謊言。

            沒有人看見,初夏的深夜和清晨,萬物都在用力生存。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悼念。

            時光是一條蒼茫的洪流,身處其中便身不由已。選擇之間必然也有失去,正如錯過瞭春,便會惋惜夏的易逝。

            在陌生的城市裡行走,張開雙手,脫離瞭世俗,疫情擁抱瞭自由,卻終究欠缺瞭一份歸屬感。

            當夕陽晚照在城市的高樓間若隱若現,我會懷念故居的那片青色的草地,那片白色的河流,以及那抹紅艷艷的晚霞。

            閉上眼,恍惚時間從未離去,恍若光陰也會停留。老牛踏過的石橋,微風拂過的樹海,夕陽留戀過的山峰,霧靄籠罩瞭天地,星辰都化作瞭傳說。

            我仿佛瞭成瞭深山裡的一株草木,在土地裡生長,沐浴著晨光長大,一生紮根此地,與世隔絕,從未離去。看過朝霞和晚照,飲過晨風和雨露,聆聽過雷鳴轟轟。寒來暑往,一季榮枯,不識繁華,便心如止野馬水,時光會刻下年輪,死亡即是新生,生生世世,輪回不止。

            然而這隻是初夏的一場光怪陸離的夢境。

            既非輪回的起點,也不是輪回的終點。迷惘和塵埃往往會重疊,微涼夢境之中是四季在轉動,時間的宣戰,令人在不經意間輸卻方寸光陰,卻不知,一錯再錯,都是因果。

            無人幸免,無可幸免。

            正如宿命不必用掌心的紋路來確認,不過是萬物在生存而已。

            燈草和尚之 劉令姿升A班